館長的話:
有時候我會想,人們追求著名利權,出發點是為了給家人更好的生活
但是怎麼到了最後成了為工作而生活,令我百思不解...



小時候,夏天的傍晚,母親常會做花椒油。先把麻油燒熱了,再撒下一把花椒,拿鍋鏟用力壓,劈劈啪啪地發出一種特殊的香味。

聞到那香味,我就知道,爸爸要下班了。

「醋溜冬瓜」是爸爸最愛吃的,清清淡淡的冬瓜湯,浮著一片花椒油,據說有消暑的功用。一直到現在,我都能記得,淡黃色花椒油,在燈光下反射出的圖案。還有那黑色的花椒,不小心咬到時辣辣的味道。

從父親在我九歲那年過世,不知為什麼,母親就再也不做「醋溜冬瓜」。

只是,每到夏天的傍晚,我總想起那道菜,想了三十多年,有一天,我忍不住地問她:「做一碗醋溜冬瓜好不好?」

八十七歲的老母一征:「什麼醋溜冬瓜?」

「這是以前爸爸活著的時候,妳常做的那種湯啊!」

「那有什麼好吃?」她把臉轉過去:「早忘了!」

多年前,住在灣邊的時候,屋後是樹林,林間有一條小徑。一對鄰居老夫婦,常在其中散步。

「別往樹林裡扔東西,小心打到老人家!」

我總是叮囑兒子。因為很少有人去林子,兒子常拿樹幹當目標,往裡面擲石子。

「現在不會打到!」兒子照扔不誤,還不服氣地說:「誰不知道他們五點才出來!」

秋天的黃昏看他們特別美,尤其是下雨的日子,樹幹都濕透了,成為黑黑的一根根,黃葉淋了雨,就愈黃得發艷了。

兩位老人家緩緩走過,一雙傴僂的身軀,兩團銀白的頭髮,還有那支花傘,給我一種好特殊的感動。

有一天,半夜聽到救護車響,兩位老人就只剩下老太太了。老太太還是自己開車出去買菜,呼朋喚友地開派對。

只是,總見她在門前走來走去,卻再也見不到她在樹林裡散步。有一天,我問她:「好久不見妳到後面散步了!」

「散步?」她搖搖頭:「沒意思!」

一碗可口的醋溜冬瓜、一條幽幽的小徑、一幅美麗的圖畫、一本好看的書,如果沒有了那個人,就不再可口、不再可走、不再美麗、不再好看!

當習慣了兩個人一起吃飯,習慣了兩個人一起看書,習慣了兩個人一起回家,習慣了兩個人一起發呆,習慣了兩個人一起喝咖啡,習慣了兩個人一起.....

開始一個人,很多快樂都不再了。

請珍惜你身邊所有,把握任何一個美麗的機會,失去了就不再了!

mylibra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bonafides
  • TO--

    Music, when soft voices die,
    Vibrates in the memery--
    Odours, when sweet violets sicken,
    Live within the sense they quicken.
    Rose leaves, when the rose is dead,
    Are heaped for the beloved's bed;
    And so thy thoughts, when thou art gone,
    Love itself shall slumber on.

    ----Percy Bysshe Shelley


    -----------
    但願人長久 千里共嬋娟~~ ^^a
  • 真美的意境
    感謝你的分享^^

    mylibrary 於 2010/03/21 21:3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