館長的話:
挺有意思的比喻,在還沒準備好時被賦予重責大任不見得是好事

文/侯文詠


說故事的是個女性朋友,現職某大企業總經理。



● 我年輕時野心勃勃,衝勁十足,才二十六歲就升到了協理。這在當時是破天荒的事情,以我們公司的體系,三十五歲能當到協理算是年輕的了。



我從二十六歲幹協理直到三十一歲還沒有升遷。好不容易三十二歲那年有個機會升遷副總,公司高層卻因為倫理以及年輕氣盛種種理由,升遷了另一個能力無法讓我信服的人。我當時很不服氣,隔天就遞出辭呈。不過辭呈很快被退回來了。總經理把我叫到辦公室去,對我說:



「你暫時休兩個禮拜的假吧。有什麼事等你休完假回來再說。」



其實我早就渴望丟下工作出去旅行了。當天我立刻請旅行社給我安排食宿。我打算從布拉格開始,一路沿著維也納、沙爾斯堡、慕尼克往西自助旅行。隔天我就飛到了布拉格。



到了布拉格才安頓好,一出門逛街,我就碰到了那隻玩具熊。那是一隻比我還要高的玩具熊,毛茸茸的,眼睛巴答巴答的看人,可愛地不得了。我站在那裡,簡直看得著迷了。開口問老闆,才知道玩具熊是飛鏢遊戲連中三元紅心的首獎,只送不賣的。我歎了一口氣,心想那可能連中三元?我轉頭要走,才走了兩步,又不甘心地回頭了。我告訴自己,至少試看看嘛?



每射四支飛鏢美金一元。我就這樣買了四支飛鏢。四支飛鏢射完,不要說靶心了,連靶子都沒有射到。不過說也奇怪,四支飛鏢之後,我忽然有一種知道飛鏢該怎麼射了的感覺。我又買了四支飛鏢,用力一射,我的直覺果然沒錯,三支正中紅心,沒中紅心的那支也相當接近了。



「我贏了!」我興奮地又叫又跳,「我贏了!」連老闆也都用一種不可思議的眼光驚訝地看著我。



就這樣,我抱著一隻超大的玩具熊走在布拉格古城裡,每個人都看著我。本來我還滿享受這樣的目光。可是不久我就感覺到麻煩了。我抱著玩具熊走到郵局去,試圖打包郵寄回台灣。我和捷克的郵政人員當場比手畫腳,又丈量了半天,直到我看見他們開出來的包裹郵寄費用。詳細價格我記不清了,反正是一個叫我差點昏倒的價格就對了。



我又抱著玩具熊從郵局走了出來。同樣郵費夠我在台灣買十隻玩具熊了。問題是台灣的玩具熊沒有歐洲玩具熊可愛。再說,把這麼可愛的玩具熊丟在歐洲實在讓人有種始亂終棄的罪惡感。



我只好頂著歐洲毒辣的陽光,從布拉格、維也納、沙爾斯堡、玩到慕尼克,一路都抱著玩具熊。玩具熊又胖又長,根本無法折疊,也無法裝箱,更無法行李拖運,因此,不管是搭乘任何交通工具,我都得大費周章。甚至被要求為玩具熊買票。我經常被搞得精疲力竭,還得不時應付衝過來摳摳摸摸的兒童。總之,這趟歐洲之旅,我真是被它整慘了!



奇怪的是,反而因為那樣的折磨,讓我豁然開朗。回台灣銷假第一天上班總經理就把我叫到辦公室去了。



「都在歐洲看到了什麼?」他問。



「很多。」



「有什麼心得嗎?」



我告訴他玩具熊的故事。「我想通了一件事。」我說。



「喔?」



「我在想,」我說:「有些東西固然夢寐以求,不過得到得太早,恐怕也不見得好。」



總經理聽了哈哈大笑。「所以,」他說:「妳決定繼續工作了?」



我點點頭。他放心地拍拍我的肩膀,讓我離開了。



走出總經理辦公室時我心想,其實我還滿適合這個工作的。於是我又繼續工作下去,直到現在。

mylibra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