館長的話:
寫得不錯,人生在打牌的是自己


文/吳淡如

自己才能給的東西

我多麼希望在某個無眠的夜裡,

她能突然醒悟,自己浪費了一生的

時間,在向他人索求只有她

自己才能給予的東西啊!

──理查•柏德(RichardBide)

理查•柏德是個很有趣的作家,

他曾經是個優秀的報社記者。

某一天,他感覺自己再也無法受困於

某些在生命中糾結的難題,決定讓

生活在他最愛的海濱重新簡單起來。

於是他身無長物地來到海濱,成為

一個浪人。他的身體和匱乏的物質交戰,

心靈則在潮汐之間洗滌。

梭羅在瓦爾登湖邊寫了他的

《湖濱散記》,柏德在密拉瑪海邊寫了

《海濱浪行》(BeachcombingatMiramar),

並在人跡稀少的海邊,開始探索

“人的真正問題”。

對世界來說,這是一種反動;

對他而言,這是一個反省。

他開始面對貧窮、飢餓以及寂寞,

在沮喪和快樂的兩端,他像個鐘錘般地擺盪。

然而這一段日子,也使久久在都市中

翻滾的他敢於高聲唱出心中的歌。

他說:“我們日日夜夜在生活中渴求

輕鬆與自由,卻因為他人一點一滴

灌輸給我們的恐懼而鮮少獲得。

我們怕唱走音。怕拍子錯誤,也怕

唱漏了音符,於是心底的歌被壓抑

住了,沒有高聲唱出。這樣的壓抑,

使我們未老先衰。”

他得到的東西很簡單,也很不簡單。

那就是:只有你能給自己想要的生活。

他在書中寫了一個使我感覺

自已被“電”了一下的真實例子。

有個七十歲的老婦人,每星期固定

打一通電話給高齡九十五歲的母親請安,

總期待母親能和顏悅色對她說幾句話,

然而,每一次她都含淚掛上電話。

幾十年來,她都未間斷,一次一次地

嘗試,又一次一次地傷透了心。

“我總是充滿同情地聽著這位老婦人

向我訴苦,也看著她努力試圖從孩子

和朋友那兒,找尋她母親所不能給予

她的認同。我多麼希望在某個無眠的

夜裡,她能突然醒悟,自己浪費了

一生的時間,在向他人索求只有

她自己才能給予的東西啊!”

大多數的人不也一樣,

花一輩子在索取別人的認同嗎?

不停歇地索取愛人的認同。

親人的認同、社會的認同。

國家的認同。流行的認同,

連自己的願望也需要被認同。

甚至連說任何一句話。

自己喜歡的顏色、所屬的生肖星座、

血拼買到的戰利品、投票的對象,

都在索求認同。

別人喜歡或跟我們看法一致,

我們才會覺得自己活得有意義;

沒人認同,就急著憤世嫉俗。

焦慮痛苦或自暴自棄,就有恐懼。

憤怒、悲傷、壓力與壓抑。

其實,生命的欠缺是因為我們一直

向別人要自己才能給的東西,比如

自信,比如快樂,比如自由,比如

安全感,比如心靈平靜。

每個人心中都有一首歌,想要

高聲唱出自己的歌,只能靠自己的

聲帶和咽喉。有掌聲固然令人興奮,

但不需要掌聲,我們也能唱歌。

只有你自己能夠唱出自己的歌聲。

mylibra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