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某城風流的浪子,20年前曾是廟裡的小沙彌,極得方丈喜愛。
方丈將畢生所學全數教授,希望他能成為出色的佛門弟子。他卻在一
夜間動了凡心,偷下山去,五光十色的城市迷住了他的眼目,從此花
街柳巷,他只管放浪形骸。
 

夜夜都是春,卻夜夜不是春。20年後的一個深夜,他陡然驚醒,窗
外月色如洗,澄明清澈地洒在他的掌心。他忽然深自懺悔,披衣而起
,快馬加鞭趕往寺裡。

“師父,你肯饒恕我,再收我做弟子嗎?”方丈深深厭惡他的放蕩
,只是搖頭。“不,你罪過深重,必墮阿鼻地獄,要想佛祖饒恕,除
非───”方丈信手一指供桌,“連桌子也會開花。”

浪子失望地離開了。

第二天早上,方丈踏進佛堂的時候,驚呆了:一夜間,佛桌上開滿
了大簇大簇的花朵,紅的,白的? 每一朵都芳香逼人,佛堂裡一絲
風也沒有,那些盛開的花朵卻簌簌急搖,仿佛是焦灼的召喚。

方丈在瞬間明白了。他連忙下山尋找浪子,卻已經來不及了,心灰
意冷的浪子重又墮入他原本的荒唐生活。

而佛桌上開出的那些花朵,只開放了短短的一天。

是夜,方丈圓寂,臨終遺言:這世上,沒有什麼歧途不可以回頭,
沒有什麼錯誤不可以改正。一個真心向善的念頭,是最罕有的奇蹟,
好像佛桌上開出的花朵。

而讓奇蹟隕滅的,不是錯誤,是一顆冰冷的、不肯寬容、不肯相信的心。

創作者介紹

我的小圖書館

mylibra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