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劉墉

是不是每個人心靈的深處,都藏著一些人物,伴隨著歡欣與悽楚。平時把它鎖起來,自己不敢碰,更不願外人知。
直到某些心靈澄澈的日子,或回光返照的時刻,世俗心弱了,再也鎖不住,終於人物浮現。
會不會有一天當我們臨去的時刻,才突然發現一生中最愛的人,
竟是那個已經被遺忘多年的.........

初到美國的時候 ,在一位同學家作客。
他是個既英俊又有才華的男人,卻娶了才貌都遠不能相配的女子。
尤其令人不解的,是他竟然拋棄了在國內交往多年,早已論及婚嫁的女朋友。
「我的父母、兄弟都不諒解我!」
他指了指四周:「可是你看看,我現在有房子、有家具、有存款、還有綠卡。誰給的 ?」

他歎口氣:「人過了三十五歲, 很多事都看開了,我辛苦一輩子,希望過幾天好日子。」
只是,我想,他心裡真正愛的是誰呢?

讀謝家孝先生寫的《張大千傳》,五百多頁的傳記看完,到「後記」,又發現一段重要的文字。
大意是說張大千的後半生,固然有妻子徐雯波在側,
但壯年時代,楊宛君才是陪他同甘同苦,而且相愛相知最深的。

幫助張大千逃出日本人魔掌的楊宛君,陪他敦煌面壁、飽愛風沙之苦的也是楊宛君。只是大千先生在接受謝家孝訪談時,卻絕少提到這位他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謝家孝先生說:「是不是他顧及隨侍在身邊的徐雯波,而避免誇讚楊宛君?」

「海峽兩岸來日,不論誰拍攝『張大千的 傳奇』真人真事,楊宛君應是女主角地位。」

「他(張大千)在八十歲預留遺囑中,特別在遺贈部分寫明要給姬人楊宛君,足證在大千先生心中,至終未忘與楊宛君一段深情歲月。」

闔上書,我不得不佩服謝家孝先生,做為一個新聞人實事求是的態度。
在張大千傳完成十三年,老人仙逝十年之後,終於把他不吐不快的事說出來。

這何嘗不是張大千先生不吐不快,卻埋藏在心底三十多年的事呢!

也想起有「民初才女」之稱的林徽音,在跟徐志摩轟轟烈烈戀愛之後,終於受世俗和家庭的壓力,嫁給了梁啟超的兒子梁思成。

梁思成的才華不在徐志摩之下,他是中國古代建築研究的先驅,一直到今天,他四十年前的作品,仍然被世界建築界,認為是經典之作。

走遍中國山川,又曾到西方遊學的梁思成,畢竟有不同的心胸。
當徐志摩飛機失事,梁思成特別趕去了現場,取回一塊飛機殘片,交給自己的妻子。

據說林徽音把它掛在臥室牆上,終其一生。

我常想,梁思成之愛林徽音,恐怕遠過於林之愛梁。
問題是,這世上有多少夫妻不是如此呢?
每個人都有他自己的心靈世界,在那心靈的深處,不見得是婚姻的另一半。

有位飛黃騰達的朋友對我說:
「我一生做事,不欠任何人的。對父母,我盡孝;對朋友,我盡義;對妻子,我盡情。
如果說有什麼虧欠,我只虧欠了一個人,我中學時的女朋友。
她懷了我的孩子,我叫她墮胎,還要她自己出錢。我那時候好窮啊 !
拿不出錢。問題是我不但窮而且沒種,我居然不敢陪她去醫院。」

他長長地歎了口氣:
「到今天,我都記得她墮胎之後蒼白的臉,她從沒怨過我,我卻愈老愈怨自己,如果能找到她,我要給她一筆錢來補償!」
他找了她許多年,借朋友的名字登報尋人多次,都杳無音訊。

怪不得日本有個新興行業,為顧客找尋初戀的情人。
據說初戀戀人,隔了六、七十年,見面時相擁而泣,發現對方仍是自己的最愛。

有一天,接到一位長輩的電話,聲音遙遠而微弱,居然是母親十多年不見的老友。
母親一驚,匆匆忙忙由床上爬起來,竟忘了戴助聽器,有一句沒一句地咿咿啞啞。
我把電話搶過來,說有什麼事告訴我,我再轉達。
「就告訴她,我很想她!」

過了些時,接到南美的來信,老人的孩子說他母親放下電話不久,就死了。腦癌!戰戰兢兢地把消息告訴母親。

八十多歲的老母居然沒有立刻動容,只歎口氣:
「多少年不來電話,接到就知道不妙。她真是老妹妹了,從小在一塊,幾十年不見,臨死還惦著我。只是,老朋友都走了,等我走,又惦著誰呢?」
母親轉過身,坐在床腳,嗚嗚地哭了。

是不是每個人心靈的深處,都藏著一些人物,伴隨著歡欣與悽楚。
平時把它鎖起來,自己不敢碰,更不願外人知。
直到某些心靈澄澈的日子,或回光返照的時刻,
世俗心弱了,再也鎖不住,終於人物浮現。

會不會有一天,當我們臨去的時刻,才突然發現一生中最愛的人,
竟是那個已經被遺忘多年的人。
創作者介紹

我的小圖書館

mylibra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