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個朋友告訴我,她與男友交往了一年,只牽過手,還沒接過吻。
我問她現在是西元幾年,她告訴我是2004年。
她不是處女,她交過男朋友,但是她願意和一個男人牽了一年的手,還不急著接吻。


有一個朋友寫了一篇文章說男人在過馬路的時候、在party的時候、在看鬼片的時候會
牽著她的手,並告訴她牽不牽手,很重要.


我想起了談戀愛的過程裡,許多真正讓我心動的每一刻,都是與牽手相關。
與初戀男人第一次牽手,我害羞的一直低著頭,緊張的直冒手汗,
那一刻彷彿正式宣告了:「我們在一起!」我的心臟差一點因為劇烈的跳動而興奮窒
息。


我喜歡我愛的男人,走在路上時,他步伐比較大在我的前頭,仍然記得把手往後伸,
手心向上,暗示著我趕快向前抓住他的手。那種感覺,深刻的窩心。


我也喜歡和朋友一同吃飯時,我的男人在餐桌下握住我的手,
我們甚至不用看著對方的眼神,也可以透過手心的溫度感受到他緊緊的陪伴著我。


騎車時候,他會空出他的左手捉住我的左手,開車的時候,他會伸出他的右手握著我
的左手。 我喜歡男人大大的手掌、修長的手指、厚實的掌心,讓我感受到他的力量,
安心的停靠在他的手裡。


每到了冬天,男人的手是我的專屬暖爐,不管有多冷,即使是零下10度,我都可以向
他取暖。


男人手心的溫度總是暖的剛剛好,妳只能習慣他的溫度,別的男人就算有一樣的體
溫,妳還是習慣那一種「他的溫度」。


當我們長大了,成熟了,談戀愛的速度變的快一些了,牽手的重要性或許小到微不足
道,你可以覺得很容易,也可以覺得它不代表什麼。


我們和一個男人在一起,不再只是由牽手開始,我們可能因為吻了一個男人所以開始
了戀情,可能和一個男人做愛,才開始愛上他,更可能什麼都做過了,卻一點也不愛
他。

我想起許多男人,他們或許願意和一個女人親密的接吻上床,宛如熱戀中的情侶一
樣,但是他們吝於在公開的場合牽起她的手。

我們開始習慣於複雜的情感關係,深層的肉體關係,但是我們卻忽略了最簡單的牽手
關係。
或許我們不是忽略,我們只是不願意重視。我想,牽手一定是最簡單,也是最難的肉
體關係。

我們可以很簡單的牽到任何一個人的手,我們很難簡單的和任何一個人做愛。
相反的,我們可以很容易的和任何一個人做愛,我們卻很難簡單大方的牽著他的手。

我想起曾和我交往的一個男人,他很少牽我的手,走在路上大多是我主動牽他的手。
他對於愛情內斂而不夠主動,我一直沒有告訴他,我多麼希望他主動牽我的手,主動
說我愛妳,主動對我說他多麼的需要我重視我。
雖然我是很主動的女生,但我也需要男人主動,給我主動去愛他的力量。
難道牽手、說愛我有這麼困難嗎?


其實只要女人,不管是大女人、小女人,要的都很簡單,
男人你只要主動牽著她的手,對她說我愛妳,就能獲得更多她的愛,
那麼這點簡單又划算的事情為什麼不去做?


難道我們都要在愛情裡算計著誰先開口、誰先主動,誰就先低頭、先輸一截嗎?
我們常在愛情裡學著保護自己,連帶的連任何的付出都受到保護。
我們在愛情裡思考複雜的問題,相對的我們忽略了再簡單不過的道理。

mylibra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