館長的話:
被病魔奪走心愛的人...是最為哀悽的...



「小郁,妳考上哪裡?」

「和你一樣,私立明港中學。」

小郁和我是從小一起長大的青梅竹馬,和我上同一所小學和國中,

且都是同班的同學,現在又和我上同一所高中。

老實說,

即使像我這樣看了她十幾年了,從小到現在,

還是會覺得世上沒有一個女孩比她更漂亮,或更可愛吧。

她有令人羨慕,且完美無暇的皮膚,美人兒的五官,

一切童話中公主的想像,在她身上都能找到印證,

但是,她唯一的缺點,就是個性。

除了我之外,每個人甚至如她的家人,小郁都不想理會,

每次有什麼活動也不會參加,十足的自閉症患者,但是和我在一起的時候,

她像一般的女孩一樣,有著喜怒哀樂表現於臉龐。

在我心目中,她一直是個開朗且幽默的女孩。

我們如同一般的兄妹般,我保護著她,她照顧著我,一直一直,

我們的好默契如雲在天,理所當然。

在我們上國一時,小郁的父母親曾將心理醫生建議他們的話告訴我,

並拜託我好好照顧小郁。

「阿學,小郁這孩子只有和你在一起的時候,才會像正常的女孩一樣,

心理醫生認為除了那個之外,說不出其他的原因,

不過他建議小郁要常常和你在一起,說不定這樣可以緩和自閉症的病情,

我真擔心萬一哪一天,小郁連你都不理的時候,她不知道會變成怎樣,

所以,請你一定要好好的和她做朋友,幫我們這沒資格做她父母的照顧她。」

那個,就是指小郁生理上的缺陷,或異常吧。

她得了一種叫先天性膚色白化神經異常症,

聽醫生說要出現這種疾病的機率為十億分之一,一九八零年時,

出現了第一個病例,在那之後不會超過三個人得到過。

原因不明,最主要的病情為膚色與髮色為白色,

其他大概沒有什麼與一般人不同的地方。

心理醫生認為,小郁可能是因為膚色與髮色與週遭的人不同,

所以才會排斥與人接觸。

至於為什麼不排斥與我接觸,醫生說還要再翻翻資料,才能確定。

但是翻到現在,他還是找不出原因來。

今天是高中聯考放榜的日子,小郁和我知道考上哪後,

決定一起騎腳踏車到我倆家附近的黃金海岸放風箏,一方面慶祝又同校,

另一方面則消消從聯考完後一直等待成績的悶氣。

「那妳考幾分?」我的風箏早已高飛在天上,穩穩在空中翱翔。

但小郁的風箏仍在空中掙扎,一起一落的。我乾脆將手中的風箏線拿給她,

她先幫我牽著,我則負責將她的風箏,淺藍色中間還有鳥形圖案的風箏,

弄到高空中。「呵呵,只贏你一分,很巧吧。」「妳還真是好運啊。」

「不不,這要靠實力。」「好吧,算我輸你了,來,妳的風箏。」

「謝謝,嗯,輸的人要請吃東西哦。」她滿臉笑容的看著我,

我則對她吐吐舌頭。海邊的風總是那麼的大,她身上的香味,隨著風,

沁入我的體內,每次,當我聞到了這股獨特的香味,都會有溫暖的感覺,

從小至今,從未改變。

小郁一手拿著風箏線,一手將被風吹亂的白色短髮整理整理,

然後坐在一塊大石頭上,眼睛看著天上的風箏,我見到她坐了下來,

也跟著坐在她身旁。

小郁的眼睛,深邃,似乎可以看透藍色天的背後,究竟是誰躲著。

「阿學,我問你哦,我留長髮會不會比較好看啊?」

「要我說實話嗎?」

我開玩笑的說。

「當然。」小郁的表情似乎有些嚴肅,因為她皺起了眉頭。

「我想,不管妳的髮型如何改變,妳都很美,因為,我認為妳的心很美。」

「謝謝你。」小郁突然放開手中的風箏線,雙手抱緊了我,

把頭藏在我的懷裡,我則被她突如其來的舉動嚇到呆住。

「我喜歡你。」輕聲細語,傳進了我的心,伴著微微的馨香,

我也放開了手中的風箏線,回抱了小郁,把頭和小郁的頭靠在一起,

把嘴貼近小郁的左耳。

「在我們相處這麼多的日子以來,妳一直很照顧我、關心我,

每當我傷心的時候,一個人躲起來哭泣的時候,妳都會出現在我身旁,

安慰我、鼓勵我,我也……喜歡妳,我非常喜歡妳,

雖然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的,但我知道,我會一直喜歡妳下去,直到永遠。」

「還是……真正還是你親口說的好……」小郁抬起了頭,
此刻淚水與紅暈的臉頰,讓我決定,這輩子只愛她一個。

「傻丫頭,哭什麼,來,把眼淚擦乾。」我拿出了手帕,將小郁的淚水擦掉。

「雖然我知道這是錯的,但是,我依然想在你懷中,直到分離的那天來臨。」

「好了,不要再說了好嗎?妳看妳,眼淚又流出來了。」

「對不起,我……」「好了好了,我請妳吃黑輪好不好?」

「最後一定會讓你傷心的。」

「……如果最後我不傷心,怎能代表先前我愛過妳。」

「即使知道結果嗎?」

「雖然我不知道未來會發生什麼事,但我想在上天寫好的命運中,

好好愛妳,即使我知道未來有個悲傷的結果。」我摸了摸她的頭。

「謝謝你,阿學,你果然是我一生中最重要的人。」

「妳在說什麼啊?妳還有一大半的人生,還會遇到更多的人不是嗎?」

「不可能……再遇見比你更好的人了。」

她仰頭看了天上漸遠的,成雙的風箏。

「是嗎?……」我想最好換個話題,不然氣氛可能會更僵硬。

我拉著她的手,往附近的路邊攤走去。

「不管了,我請妳吃東西吧,嗯,就算慶祝我們告白成功。」

「……好……」小郁終於又回復了笑臉。「真可惜,風箏又飛走了。」

「相信我,風箏以後一定會回來的,就在這裡,別忘了。」

「妳還真愛做白日夢,不過這也是妳的優點啦。……以後,我可以叫妳郁兒嗎?」

「嗯。」眼睛與嘴唇笑著,代表,幸福吧。

吃完黑輪後,我們便騎回家。在她進門前,回頭微笑。

一個我永遠不忘的微笑。

「我想在上天寫好的命運中,好好愛你,即使我知道未來有個悲傷的結果。」

上了高中後,有一次我們原要如往常一起坐公車回家的,

但是到了公車站牌,她拉住我的手,說肚子餓了,

於是我們便到附近的小吃店買東西吃,自然錯過那班車。

那天晚上,

新聞便報出那輛我們原本要坐的車,發生了車禍,車上的乘客死了一半以上。

這件事剛開始我很注意,但過了三、四個月的現在,

只會偶而想起我和郁兒的好運罷了。


此外,郁兒不習慣與我之外的人相處的毛病,上了高中後依然沒變,

當同學準備園遊會攤位的時候,她也只是默默看著。

園遊會很快就到了,班上都準備了差不多了,

由於學校有比賽看哪個班級的營業額最高,所以大家今天都很有幹勁。

「郁兒,今天要不要和我在攤位賣東西?」

「對不起,我……」

「沒關係,如果妳不想的話,可以回教室看書啊,有什麼事,

打手機告訴我,好嗎?」我摸了摸她的頭,柔順的雪色長髮。

她回教室後,我和班上的同學在攤位上賣著刨冰,由於天氣較炎熱,

所以我們班的攤位很受歡迎,一直忙著。

中午休息時間時,一位女同學捧著一束花跑來,將花交到我的手上,

然後跑開。「喂,同學,等等,這花要給誰的?」

「有張卡片,你開起來看看。」一旁的同學指著花上的卡片。

親愛的阿學:

雖然我知道,我沒有資格這樣稱呼你,

但是我希望你能了解我對你的感覺。

每次當我看見你與你女朋友在一起的幸福模樣,我便會心痛,

我知道我要介入是不可能的,但是,聽說你女朋友有一些心理問題,我怕,

突然哪天,她也會不理你。

我不希望自己喜歡的男孩,臉上失去幸福的光芒,

我決定,我會一直等著你,當然,我不是希望你們分手,只是,

我冀望我喜歡的男孩,是最幸福的。

P.S.別問我喜歡你哪裡,因為我喜歡你,沒有理由,就是為你迷戀。

一年五班馮慧婷「馮慧婷……好像在哪裡聽過。」我說。

「耶!那個不是五班的班花嗎?聽說她很會寫詩,又是運動健將,阿學,

看不出來哦,什麼時候追到的?」班上的同學開始七嘴八舌。

「會寫詩,那不是跟阿學一樣嗎?阿學,你真奸詐。」


「是啊,我看你乾脆和小郁分手,和馮慧婷交往看看。」

「不行,你們把小郁看成什麼,臭男生。」

「我想這大概是惡作劇吧。」

我說。「我根本就不認識她。」

「不可能,剛剛那個女生,的確是馮慧婷,她是全校的風雲美女,每個人都認識的。」

「我管她是什麼美女,反正我不認識她。」

我把花和卡片丟進垃圾桶內,轉身對大家說:

「我希望剛才的事,你們不要告訴郁兒,好嗎?」

「放心吧,她不會找我們聊天,我們也不會去找她的。」

「是啊,我還是認為放棄小郁比較好,人家慧婷可是校花級的哦,

為你自己幸福想想嘛。」

「才怪,全校沒人比小郁皮膚還白還嫩,比她漂亮的也沒幾個。」

「你們男生真奇怪。」

班上又開始吵了,男生支持我放棄郁兒,女生則反對。

「好了好了,你們聽好,我是不會放棄郁兒的,因為她是我最喜歡的女孩,

誰認識馮慧婷的,幫我向她說聲對不起吧。」這時我的手機響了。

是郁兒。「喂,郁兒,什麼事?」

「嗯,沒什麼,我只是想說,我愛你,就這樣。」

「咦?」

「沒什麼啦,中午記得要拿吃的給我哦。」

「放心吧,我怎麼會忘記呢?」

「好,再見。」

「拜拜。」

晚上,我一定會把剛才的事告訴妳,因為妳是我今生,最摯愛的人,

所以我不會離開妳。

自從馮慧婷送花事件後,我開始注意到,郁兒,

好像無時無刻都在我身邊似的,我不禁要懷疑,

或許郁兒真的有預知未來的能力,當然,每次跟她提起這件事,

她總是以開玩笑的口吻回答。

「不可能啦,你倒是說說,這世上誰能預知未來呢?」

「可是……我也說不上來啦,就是每當我想見妳或需要妳的時候,

妳好像都預先知道似的出現,所以……」

「那表示,我們心有靈犀一點通啊,這樣不好嗎?」

「唔,不是不好啦,只是……」

「你覺得我怪怪的嗎?」

「沒有,就算妳怪,我也喜歡怪的妳。」

「那麼,聖誕快樂!」

「妳也是,聖誕快樂!」

把郁兒送到了她家後,便往我家走去,我家離她家很近,

只要經過一個轉彎走進巷子,然後步行三十秒就到了。

看看手上的錶,已經十一點多了,明天就是聖誕節。

今天帶了郁兒逛了一天,因為郁兒說頭有點痛,

所以我們就放棄了參加聖誕舞會的行程。

我轉進了巷子,手從口袋中找出我家門的鑰匙時,突然有人叫住我。

「阿學。」在沒路燈的巷子裡,一位看不清容貌的女生出現,

我確定不是郁兒,因為聲音不同。「妳是……?」

「我是馮慧婷,還記得我嗎?」

「我記得,謝謝妳的花,有什麼事嗎?對了,妳怎麼知道我家在哪?」

「我問你班上同學的。其實沒什麼事啦,只是,嗯,

今天和明天學校不是放假嗎?」

「所以?」

「我只是……想見你而已。」

自從馮慧婷送花給我,加上班上同學加油添醋的傳出後,

就有很多根本不認識的男生,跑來說一些莫名其妙的話,

大部分是罵我為什麼不選馮慧婷,或是我沒資格喜歡馮慧婷等等的話,

說實在,我不是不喜歡校花級的女生,而是我有了一個人在我心底,就是郁兒。

「抱歉,我想我不能回報妳的心意,我已經有了喜歡的人了,妳知道的。」

「我不希望你回報,只希望你能記住我。」

「像妳條件那麼好的女生,應該要找比我好的男生才相配,懂嗎?」

「我…我今天在這裡等了一天了……我才不稀罕什麼金童玉女,

我只喜歡我心中我等待的那個人。」

「對不起,我真的很抱歉。今天應該是我們第一次說話對吧?

為什麼妳會……這樣呢?」

「別問我喜歡你哪裡,因為我喜歡你,沒有理由,就是為你迷戀。」

「或許妳應該要更了解我,我想妳是因為完全不了解我,

才會這樣吧,我不希望對方沒有理由的亂喜歡,

這樣結局一定是不好的,所以,回家吧。」

當我說完時,才發現口氣有點不好,不過,這樣也好,這樣就能讓她死心。

「也許,當你了解我之後,才會發現我不是隨便喜歡上一個人的。」

「很晚了,回去吧。」

「……」她低下頭。「我知道了,聖誕快樂,拜拜。」

「嗯,拜拜。」等她消失在黑暗的轉角後,我喃喃自語:

「真的很對不起,我還是只喜歡一個人,不過我想,我們一定,可以成為好朋友的。」

「是啊,你和她一定會是好朋友的,放心吧。」郁兒突然出現在我背後。

「郁兒,妳怎麼會在這裡?」

「我從我家後門來的。」

「不是,我不是問這個,妳的頭不是在痛嗎?」

「如果我們去參加聖誕舞會,她不是就沒辦法在聖誕夜看到你了嗎?」

「妳早就知道她在這裡等了?」

「沒有,我隨便說說的,晚安。」

又來了,郁兒好像又有預知未來的能力,我只好笑笑,和她說聲晚安後,

便拿起鑰匙開門。

回到家的第一件事,當然是洗澡了,今天逛了一整天,蠻累的,

不過我和郁兒都玩的很高興,算是值回票價了吧。

熱水所誕出的蒸氣,充斥了浴室,我看著眼前一片白茫茫,

心如迷途羔羊,充滿了疑問。為什麼?我有種感覺,馮慧婷喜歡我,

就像我喜歡郁兒般,深不可測。將來,或許,

郁兒離開我的時候……或許……不,不可能的。

潛進水中,讓熱水把我混亂的思緒,清澈。

郁兒這陣子怪怪的,不再和我有說有笑,似乎在害怕什麼,

又好像要決定什麼事情一樣。

今天是市運會,我們班運氣不好,

抽到了要去觀看加油的籤,全校都放假,只有我們班要去曬太陽。

「郁兒,妳真的不去嗎?」

「我不舒服,幫我請個假好嗎?」

「哦,好,妳好好休息吧。」郁兒的臉色真的不好。

「真倒楣,全校只有我們班抽到,三十七分之一耶。」

「阿學,我問你哦,十億乘以十億等於多少?」

「……十的十八次方啊,怎麼了?」

「那你就別抱怨這種小事了,快去吧,遲到了。」

奇怪,郁兒在說什麼,看來,她真的不舒服。

「……哦……那妳好好休息,比賽一結束我就回來看妳。」

我們班在開幕典禮前集合完畢,一個早上都沒有我們學校的選手出場,

大概是預賽就輸了吧。

下午的第二項比賽項目為女子八百公尺,

聽到大會介紹到我們學校的選手時,我們班大聲歡呼,

因為,我們今天就只有這個機會大聲呼喊。

「第二跑道的是,明港中學高中一年級的馮慧婷。」

馮慧婷,是她啊,原來她厲害到能參加市運會。自從上次聖誕夜後,

已經兩個月沒有她的消息了,想必是她已經放棄了吧。

這是我第一次看到她,當初她送花時,我根本沒注意,

聖誕夜時因為巷子太暗,看不清楚。

這次,她帶著自信的微笑出場,

一頭烏黑的長髮綁成的馬尾搖曳著,紅色的運動上衣與白色短褲,

汗從潔白的額頭上,順著她臉龐的曲線滴下,勾勒出美麗的五官。

原來,這就是大家口中的校花,或許是其他比賽的女生都比較男性化吧,

那個時刻,我真的被她的美所震驚,與郁兒柔弱嬌嫩的美完全不同,

是另一種強韌中帶有柔軟的美。如果郁兒的美如藍天,那馮慧婷的美就如大地。

「喔,小慧,妳的身材真棒,加油!」

「明港校花加油!」

「看這裡,我們都在這裡。」「天啊,加油!」

「田徑場上的蝴蝶,加油!」

「打敗那些男人婆,美麗的老婆。」

班上的加油聲開始加大,每個人都張大嘴喊著,只有我,

或許是被她的美嚇到了,或許是怕被她知道我看著她,所以不語。

「好,比賽開始,第一衝出去的是第三跑道的選手,一開始選手們

的差距都不大,最後的是第二跑道的選手。進入第二個彎道了,

領先的仍然是第三道的。」

不妙,馮慧婷居然最後,不知道她怎麼了。

她經過第二彎道的時候,剛好離我們的看台最近。

「啊,第二道的馮慧婷,經過第一圈的第二個彎到時,

舉了一下右手並看著看台,啊,原來那裡是明港中學的加油區,

不過她這麼做,讓她的落後加大了,不知道為什麼,等等,

她加快了速度,好快好快,衝到了第三名了。

比賽還有最後一個彎道與直線,領先的三名選手開始加速了,

拉開與其他人的距離,來到最後的直線加速了,啊,

第二道的選手搶下了第二名,接近保持領先的第三跑道選手,

很接近,很接近,並排了,啊,跌倒了,第二道的選手跌倒了,

第一名到達終點,第二名也到了,

原本第四名的第五名選手與剛跌倒的第二道選手,

在終點前拼戰,到了,第三名是第五道的選手,

第二道的很可惜跌倒了,只得到第四,如果沒跌倒,說不定能拿下第一。

大會報告,請下一場的選手到準備區集合,再報告一次,

請下一場的選手到準備區集合。」

下午比賽完後,班上的同學就地解散,我則繞到了選手休息室,

裡頭,傳來啜泣聲。我小心翼翼地打開了門,果然,馮慧婷在裡頭。

「喂,妳不要在難過了。」「阿學……你怎麼在這裡?」

馮慧婷望著我,以一雙哭紅的眼,白皙的大腿與小腿間,

是血紅的膝,此時披頭散髮的她,顯得憔悴。

「只不過是一時大意,大家都知道妳很有實力的啊。」

「失敗就是失敗,你知道嗎?為了這次的比賽,我努力專心練習,

功課因此跟不上進度,而且,也已經兩個月……沒有追逐你背影了。」

「下次再來就好了嘛,況且,妳這兩個月來的苦練,又不是沒用,

我相信妳的實力一定進步很多。」

「謝謝你的鼓勵,我想,我還可以更進步……」

馮慧婷笑了,第一次,我清楚的見到她的笑容,

這個笑容讓我在心中暗暗決定,一定要讓這笑容常常掛在她美麗的臉龐上。

「嗯。」「只要,有你的鼓勵。」

在馮慧婷的情緒安穩後,我請她到一家新開的拉麵店吃拉麵,

我們吃的時候聊了很多,也更認識對方,慶幸的是,

我們沒聊到關於我們感情的事,我想,不管哪一方一提,

那氣氛一定會很尷尬吧。然後我便送她回家。回到家的時候已經快九點了,

我才進家門,手機就想了,是郁兒打電話來的。

「嗨,比賽到這麼晚啊?」

「是……是啊,妳好像好多了嘛。」

「……。」

「好吧,比賽完後,我請了馮慧婷吃飯,所以晚回來了,抱歉。」

「你放心,我沒有生氣,只是,你要好好照顧她,知道嗎?」

「雖然妳說話的語氣沒變,但我知道妳在生氣,

不然妳不會說這麼奇怪的話,我發誓,下不為例了。」

「小傻瓜,我真的沒有生氣,只是,那天快到了,所以,你要記住我說的話。」

郁兒的聲音開始哽咽,我知道她哭了。「我馬上到妳家。」

「等等,不要過來,讓我一個人靜靜,好嗎?」

「不行,我一定要對妳解釋清楚。」

「阿學,有些事,我比你還清楚,所以……。」

「我對妳絕對沒有變心,相信我。」

「如果你沒有變心,為什麼不相信我相信你呢?

其實,你對她有一點好感對吧?是你

自己怕我知道這點,才會想解釋的吧?

那家新開的拉麵店,你原先想先帶我去吃的吧?

就在這星期六,對不對?

所以,別過來了,有些事,我真的比你還清楚。」

我放下了手機,坐了下來,因為,郁兒比我還清楚,很多事。

為什麼?

郁兒的生日快到了,我想藉這個機會好好鼓勵她。

自從上次和慧婷吃飯之後,已經過

了快一個月了,郁兒變得更不喜歡講話了,

因為原因不是她在生我的氣,所以我更擔心了,

我提議郁兒去醫院檢查看看,但她拒絕了,

她說她身體沒事,她自己知道,因為那個日子快到了。

「郁兒,妳一直說的那個日子,到底是什麼時候?有什麼事會發生?」

「到了就知道。」

「不行,我是妳的男朋友,妳有困難一定要跟我說。」

「阿學,未來是無法改變的,你知道嗎?」

「……不,我相信,未來可以改變,因為現在在我們身上。」

「這些,只是那些無知的人說的無知的話。」

「那妳是說我無知囉。」

「有些事,我以後會告訴你,或許十五年後,或二十五年後。」

「呵呵,那時候,我就跟妳一樣,有白頭髮了。」

今天我請郁兒到我家來吃飯,想和她討論一下生日當天的行程,

沒想到她說沒興趣,吃完飯後就回家了,只留下依然的香氣,和不一樣的表情。

送完她回家後,攤在家內,什麼事都不想做,只覺得,心情很低落,

雖然和郁兒在吃飯時還是有說有笑,

但是,那種氣氛跟以前比起來,僵硬了很多。

門鈴響了,可能是郁兒忘了什麼東西了吧,心不在焉也是她最近奇怪的地方。

「咦?慧婷。」

慧婷今晚把頭髮分兩邊綁,比起綁馬尾的她,更可愛了些,不知道為什麼,

這時候看到她,我的心情突然好了起來。

「嗨,阿學,我可以進去嗎?」

「當然,請進。」

我招待慧婷坐在客廳,到廚房拿了罐可樂給她。

「我喝可樂會變胖耶。」

「是嗎?我去換綠茶好了。」

「沒關係,你拿什麼我就喝什麼。」

「那,今天來是什麼事?」我坐下,在她的身旁。

「你上次不是說,要我幫你查有關先天性膚色白化神經異常症的嗎,

你看,我查到了這些。」

達茲克爾白症,也有專家稱為先天性膚色白化神經異常症,

目前被認定為不確定的遺傳疾病,除了全身白化之外,

並沒有其他身理上的併發症,但卻有心理方面的疾病,

患者堅持能見到未來世界的畫面,目前許多專家仍在研究中,

但由於這疾病目前全球不到十人得過,所以,研究停滯不前,沒有研究出解藥。

也有人宣稱,這是外星人的病毒,或工業革命所帶來的後果等……。

看到這,我就看不下去了。「啊,慧婷,真是謝謝妳啊。」

「阿學,這是,你女朋友得的病嗎?」

「……是的,不好意思,還叫妳幫我查。」

「沒關係,只要能夠幫你,我就……很高興了。」

慧婷笑了,臉還紅紅的,而且,原本眼睛大大的慧婷,

現在眼睛成了小小的彎月,天真的笑容,讓我不禁想,吻她。

「謝謝妳。」

「聽說,你最近和她處的不太好,是嗎?」

「嗯,我想她最近可能是身體不舒服吧,所以才會變的怪怪的。

好像在擔心什麼事情會發生,又好像在等待什麼日子一樣。

她最近一直說什麼那天要到了,問她那天是什麼,她又不說,像今天,

原本我想和她一起討論她生日那天的行程,

沒想到她說沒什麼心情過生日,還說什麼未來沒辦法改變的。

說到這裡,就想到妳剛才拿給我的資料裡,

寫說像郁兒患這種病的人,會堅信自己看得到未來,

我才不相信呢,妳說是不是啊?」

「阿學,每次,我們聊到妳女朋友的時候,你的話總是很多哦。」

「……是嗎?」

「我就是被你這樣吸引的吧,當你談論她的時候,眼睛會發出很迷人的光芒,

也會變得很溫柔,雖然我很不甘心,但是我還是喜歡,心裡有她的你,

這樣的單相思,就讓我很幸福了,我想,你的女朋友,

一定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吧。因為這樣,你才會看起來,讓人想愛。」

其實,我是想掩飾,想吻妳的表情,想吻妳的心情,所以,

我覺得對郁兒有點心虛,才會這樣的吧。

「……是嗎?」之後,我們便尷尬的互相道別。

突然,我有種不好的預感,一種讓我會痛苦很久的預感,刻骨銘心。

郁兒的生日終於到了,而她那天起,也永遠離開了我。

那天早上,我如往到她家門口,準備和她一起上學,

沒想到一向等我的郁兒還沒出門,我就覺得事情有點不對,

打她家的電話叫起了還在睡的郁兒的父母。

「阿學啊,你去她房間叫吧,她不會理我們的。」

她媽睡眼惺忪的打開門。我到了她房門口,敲了敲門,沒有回應。

「郁兒,是我,快起床,要遲到了。我進去了哦。」

郁兒安安靜靜的躺在床上,任憑我怎麼搖、怎麼喊,都不敵,帶走她的死神。

然後,只知道郁兒的父母打電話叫救護車,其他都不記得,

因為,我腦中一片空白。

「你是阿學吧,我們在死者的房間內,找到了這封指定給你的遺書,請節哀順變。」

拿到了她給我的遺書,然後我便回家,

相信,郁兒想要我一個人單獨的看,她留給我最後的消息。

 

給十七歲的阿學,我這一生唯一愛的人:

別傷心,別難過,因為我不傷心失去你,因為我不難過離開你。

今天是我十七歲的生日,我註定要在今天死亡,為什麼?

因為這就是悲傷的結果。你還記得,我們在海邊的誓言嗎?

我想在上天寫好的命運中,好好愛你,即使我知道未來有個悲傷的結果。

沒有錯,悲傷結果就是我會離開你,生離死別。你相信我能見到未來嗎?

每天每天,要發生的事我都知道,如果我企圖以我自身的行為改變未來,

上天是不准的。還記得有一次我們原本要上一輛公車,

卻被我拉去吃東西的事嗎?那次是因為,我違反了上天寫的劇本,

那天下午,我應該要讓你和馮慧婷見面,你們第一次的見面。

但是,因為我想賴在你身邊,所以上天安排了那場車禍,換句話說,

那天車上的死傷,都是因為我個人企圖改變未來,才會發生的。

你一定會認為,是我自己的在幻想的吧,只因為一個巧合就這樣自我催眠,

不是的,雖然你不會相信,但是,等到十五年、二十五年後,

你就會知道我不是騙你的。所以,如果我今天不死,

不按照上天的劇本離開這個世界的話,我怕,又會有悲劇因我而起,

所以,放手吧,讓我走吧,還有人,等著你,知道嗎?

一個你以前的疑問:為什麼你是我唯一肯接觸的人?

因為除了你之外的其他人,我不想讓他們傷心,

如果我一直保持不理會他們的話,

他們不會因為我的死亡而感到悲傷,我不想,你以外的人為我感到傷心。

這句話:如果最後我不傷心,怎能代表先前我愛過妳。

我從小就利用了能預知未來的能力,讓那次說話的場景,

在我心中反覆了無數次,你一定不能感受吧,這句話一直鼓勵著我,

當然,說這句話的人,阿學,

你是我活在世上的證明,也是我活在世上的理由。

請原諒我對你的自私與殘酷,或許未來,你會感謝我,

讓你了解了一次真愛。我想我用一生的時間所尋的答案,對於真愛是何的答案,

就是當我明知到上天寫好的命運,還會好好愛你,

而這個悲傷的結果,就是真愛曾經的痕跡,你懂嗎?

別再傷心難過了,未來之門已經打開了,快進去吧,

裡面還有屬於你真正的幸福的。

最後,我想說的是,謝謝你伴我一生,永別了,我這一生唯一愛的人。

最後,我想問你,未來真的是不能改變的嗎?

西元2001年十七歲的女孩,祝你幸福的郁兒

筆郁兒

 

妳怎能丟下我,一個人就走了呢?

就算妳能看見未來,就算生活中少了不可知的樂趣,但是每天還是有我,

在妳身邊啊!難道,是我愛妳不夠深嗎?這是不可能的,因為妳的離去,

比任何一個人離去都還令我更傷心、更痛心。妳不了解何謂永遠嗎?

當我牽妳的小手,當我摸妳的白髮,當我摟妳的細腰,不是永遠嗎?

妳還記得,妳問我為什麼我的手比妳大,因為,我握著妳的手,

讓妳的手在我的手裡面,保護著妳、呵護著妳,

直到我的手再也不能握住任何東西為止。這樣的觸感,從手心中傳來的溫度,

妳能從妳眼中的未來感受到嗎?我知道,那是不可能的,因為此刻的我,

才能有此刻我倆雙手的溫暖,未來的我,與現在的不同,因為經歷了歲月,

更刻骨銘心的愛妳,牽著手的感覺當然與現在不同,妳真的了解這種感受嗎?


妳會不會後悔,離去我?

  自從郁兒服安眠藥自殺後,到現在已經過了一個多月了,

正如郁兒生前預言的一樣,並沒有很多人為她流淚,

沒有很多人能牢牢記住她,她像沒有出現過似的,如風一樣吹過,

讓人只知道有風,卻不知道是哪陣風。

唯一會讓人提起她的,是當我週遭的朋友安慰我的時候,

才會以”我女朋友”的名稱出現,難道你們不知道,我女朋友的名字是,

郁兒嗎?

今天,下雨了。

上了一整天毫無知覺的課,回到了家門口,卻不想開門進去,

淋著雨,站在巷子內。另一個人,也淋著雨,出現在我面前。

「阿學,你別再摧殘自己了,快進門吧。」

「馮慧婷,妳沒有資格管我,妳算哪根蔥啊!

快走,消失在我面前,妳,根本不能和郁兒比,滾!」

「別這樣,你快點進屋吧,感冒就不好了。」

「不用妳來命令,我就是喜歡感冒,不行嗎?」

「這樣你女朋友會不高興的,她不會希望你為她而傷害自己啊。」

「我女朋友、我女朋友的,你們這群沒淚沒血的傢伙,我女朋友有名字的,

叫郁兒,跟我唸一遍,大聲一點,郁兒,叫郁兒,知不知道!」

「你這個笨蛋,你能不能理智一點,難道你以為郁兒去世,

難過的只有你一個人嗎?我看到你難過的樣子,我也很難過啊。」

慧婷罵了我,她第一次用高分貝的聲音對我說話,這番話,
讓我清醒了不少,我閉上

了嘴,因為我不想再因為我而傷了慧婷的心,頭上的雨不停的下,

我看著眼前的女孩,哭泣。

「慧婷,對不起,我……。」

「嗚……我再也不想看到你不開心的樣子了……你還記得,

我說過……嗚……我會讓我最喜歡的人,是世上最幸福的人嗎?

……我希望,你幸福……。」

「……對不起,我現在,還不想喜歡郁兒之外的人,對不起。」

慧婷走近我,脫下了溼透的制服上衣,一陣雷落下,

震撼了我心中任何一個角落,包括,有郁兒的角落。

一條疤痕,在慧婷雪白的身上劃過,從左腋下到右邊的腰,

一條粉紅色的大疤痕。

「你知道嗎?為了能夠多了解你,為了能夠多一點時間看著你,

我跟著你坐同一班公車,看著你下車,還有你的背影。

後我在你下車的下一站下車,再跑二十分鐘的路回家。

那天,一如往常,你和郁兒走到了公車站牌,車來了卻沒坐上,

反而往別的方向走去,原本想追上去繼續跟著你,

也不知道為什麼,我放棄了,所以就上了公車。

沒想到公車發生了車禍,當時我雖然躲過了死神的鐮刀,但這次車禍,

也在我身上留下了一道永遠的傷痕。

每當我換衣服時,看到這道傷痕的時候,就會想起你,便會了解我多麼的深愛你,

所以,我不希望,你再繼續的悲傷下去。

因為當我更了解你之後,我更愛你了。」

熱淚湧出,我緊緊抱著慧婷,緊緊地,我們兩人,在下雨的巷裡,

站了許久,只因為感動。

時光飛躍,十五年一下就過去了。

我和與我結婚的慧婷,來到了郁兒的墓前。這是她的墓。

「郁兒,三十二歲生日快樂,今年,我和慧婷結婚了,我想,

妳可能早就知道了吧,過了這麼久之後,我還是會懷疑,

妳真的看得見未來嗎?不過,我很感謝妳當初為我做的點點滴滴,

只要我還活著,我不會讓世人遺忘妳的。

這裡有些妳喜歡的食物,我放在這裡了。」

「老公……」

「郁兒,我們明年還會來的。」

一個人出現,打擾了我們對郁兒的談話。

「先生,請問你是……嗯,阿學嗎?」

「沒錯,你是……」

「不知道你信不信,十五年前,有一位女孩把信交到我們送信公司,

希望十五年後的今天,在這裡把信交給你。這真的是太神奇了!

沒想到這封信能送的出去。先生,請你在這裡簽個名好嗎,謝謝。」

簽完名拿到信後,我看到信封的後面,寫了郁兒兩個字,我連忙打開來看。

給三十二歲的阿學,我這一生唯一愛的人:首先,先恭喜你和慧婷結婚了。

別這麼驚訝,我說過,我可以看見未來。當初讓你這麼難過真是非常抱歉,

不過,你也是因為這樣,才有機會知道慧婷為你受的傷吧。

一切都在上天寫好的劇本裡,現在你相信了吧。

不過,我希望你能花十年的時間了解未來是什麼?因為,

你必須為你的幸福而戰。我相信,你一定有這個能力,

能阻止像我這樣的悲劇再發生,因為在十的十八次方的人中,

只有你一個人會遇到這種事。別忘了我以前說的話,好了,

我最多只能說到這裡了,不然,出乎我意料的意外可能會發生。

我不想你再被這個命運折磨,你必須,推翻我眼中無法推翻的未來,

那個既定的未來。好好面對將來會發生的事,答應我,好嗎?

這封信的最後,我要拜託慧婷,好好照顧阿學。還有,謝謝阿學寫給我的詩。

西元2001年十七歲的女孩,祝你幸福的郁兒筆

「太不可思議了。原來郁兒說的一切都是真的,這真的是郁兒的筆跡,

她真的能見到未來,太不可思議了。」

「老公,郁兒她在信中提到,好像要我們注意未來好像會發生什麼事,怎麼辦?」

「好了,妳別哭,就算未來會發生什麼事,

郁兒也說只要我努力,一定可以度過的,放心吧。」

「嗯,我相信你,不管發生什麼樣的困難,你一定都能克服的。」

「好,我把寫給郁兒的詩唸出來,相信郁兒的在天之靈,一定能聽到的。」

「郁兒一定聽的到的,老公。」

我無法將與妳一同的回憶,寫成一首動人心詩,那曾經在眼前,

無法取代的日子,已經遠去不見蹤影,現在只有望著妳微笑的照片,

回憶妳音溫暖我心,妳笑打動我情。

一切的過往是煙彷彿如夢,我不願痛苦抓住夢與現實的線,

我徹底失去了妳,不管人生還有多長,想妳都成了無能為力的笑,

現今每個日子與未來,都不會像過去,如此接近妳,

因為妳永遠是我心底最好的夢。

往昔遺落孤單變成,妳照片中唯一迷人之處,

真心愛妳成了橋連接過去,無法通向未來的樑。

時間不曾為淚停留,萬年柔情無法扭轉強硬空間,我將心中對妳情之時空,

凝結沉澱封印壓抑,在每個想妳的夜。

因為,想念妳對我是個不響門鈴,門內幸福不斷,門外思念氾濫成河。

只有痛苦才有資格證明,我深愛著妳,過去現在未來,在每個我呼吸的日子,

不斷重複,思念和悲痛。

這封信,讓我收的高興,也讓我接的膽戰心驚。

十的十八次方,郁兒以前好像有提過,不過,我完全想不起來了。

「老公,你還是深愛著郁兒吧?」

「我想,是郁兒讓我知道什麼是真愛的,而當真愛還存在時,

就表示郁兒不曾離我遠去。」真愛是妳。沒有妳,就沒有真愛。

三年後,我和慧婷生下我們第一個小孩,是個女孩,但是,

讓我們震驚的是,我們的女兒,居然也患有先天性膚色白化神經異常症,

這實在是太不可思議。

這時候,我才突然想起,十的十八次方是什麼意思,

得這個病的機率是十億分之一,連續遇到兩個得此

病的機率十的十八次方分之一,我想郁兒的意思應該是這樣,

雖然這種推論好像有點誤差。

剛生產完的慧婷,靜靜躺在病房內,我坐在她身邊。

「放心吧,我們的女兒已經睡了。」

「老公,你想我們的女兒,會不會和郁兒一樣,能預見未來呢?」

「我不知道,我現在腦驚一片震驚,我好害怕,她會和郁兒一樣會想自殺。」

「你還記得,上次我們在郁兒的墳前收到的那封信嗎?

我想郁兒她要表達的,應該是這件事。」

「我現在什麼都想不起來了,我也不敢想了。」

「你累了,去休息吧。」

「好吧,妳也是。」

我走出了病房,在走廊的窗前點了一根煙,看著月亮。

或許,我必須面對的,就是這種命運,郁兒也暗示了我很多,

我想她一定是不想讓我往壞的方面想吧。

所以,我還是接受慧婷的提議,

把我們女兒的名字取為玥郁,一方面紀念這種不可能的奇蹟,

一方面希望我們的女兒能超越這段命運。

就這樣,我們一家三口平平安安的度過了七年,這段時間內,

我和慧婷不斷給玥郁關心和照顧,而玥郁也和一般的小女孩沒什麼兩樣,

天真的笑著,無邪的玩著,一切的一切,都在我們心驚膽跳中,順利的度過。

但是,當玥郁七歲生日下午時,正當我們在客廳為她佈置慶生會的時候,

突然就消失了。

「怎麼會這樣,玥郁她會去哪裡?我們怎麼這麼不小心呢?」

「冷靜一點,老婆,妳現在先去警局,我到玥郁可能到的地方找找。」

「一定要阻止她做傻事啊。」

「她不會做傻事的,快,我們分頭行動吧。」

正當我衝出家門的時候,一個人站在門前。

「不知道你信不信,二十五年前,有一位女孩把信交到我們送信公司,

希望二十五年後的今天,把信送到你家。

先生,請你在這裡簽個名好嗎,謝謝。」

是郁兒的信,我急忙打開來看。

給四十二歲的阿學,我這一生唯一愛的人:

冷靜下來想想,風箏會在哪裡飛回來?快去吧。這是命運最後的挑戰了。

西元2001年十七歲的女孩,祝你幸福的郁兒絕筆

風箏……風箏會飛回來,在……在……在海邊!

我連忙衝去當年我和郁兒成為男女朋友的那個海邊。

沿途中,腦中不斷上演著,當初郁兒去世後,那段悲傷的日子,

我不想再過那種日子了,我不想再嚐到那種痛苦了。

我必須阻止一切可能會發生的悲劇,我要救我的女兒,一定要。

趕到了海邊後,在無人的沙灘上,玥郁一步步走向海中,我連忙叫住她。

「爸,別過來。」玥郁背對著我,一頭白髮隨海風吹而飄著。

「為什麼……,妳要自殺呢?」

「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裡?」

「因為,妳是爸爸的心肝,愛著妳的我當然知道。」

「這樣的生活,我不想再過下去了,每天要經歷的我都知道,

連現在我們倆人的對話,我也早就知道了,我也背的很熟了,

今天,我必須離開,你知道我有多痛苦嗎?

爸爸,我看不見未來的世界有我的身影,看不見啊!」

「妳不想想嗎?妳現在上岸,就能看到未來有妳了啊!」

「不可能,如果可以,我就不用這麼痛苦了,你還有三句話。」

「什麼?」

「我只能親耳再聽你說兩句。」

「別做傻事啊,寶貝。」

「一模一樣,跟我眼中的未來說的一模一樣,剩下最後一句……」

玥郁的哭聲出現,我只能再說一句話,如果說不好,她很有可能再往前,

這樣的距離,我實在沒有把握能救到她,怎麼辦,郁兒,怎麼辦,慧婷,

我要說什麼,才能逃離上天寫好的劇本,什麼話未來不知道的,

哪句話下一刻的我不會說的,只要能說出和玥郁所知道的未來不一樣的話,

就能讓玥郁知道,還有另一個未來,這樣她就不用自殺了。

對了,我就不說任何一句話。

「爸爸,你不說的話,就是最後一句話啊,你知道嗎?」

玥郁向前踏了一大步,身體整個陷入海中。我卻痴痴的站在原地。

開始反抗未來。

「未來,你太善變了,你知道嗎?我們現在說出的,做出的,

都是現在,未來的你,沒有資格知道,因為未來是未來的現在,

能掌控現在的我,就能掌控未來的現在。

你只不過是世人口中的一個名詞罷了,

沒有既定的未來,代表你沒有唯一,沒有唯一,代表你不存在,

也就是,你不過是現在的一個附屬品,知道嗎?快把我的女兒還給我。」

一個大浪,把玥郁捲入海中。「可惡,我還是沒辦法脫離未來嗎?」

完了,一切都結束了,就憑我一個平凡的人,不可能在無限可能的未來裡,

找到玥郁的身影。

我奔向大海,因為我不想失去玥郁。

「好了,未來你高興了吧,連續兩次將我所愛的人帶走,你這麼喜歡折磨我,

我的命就給你好了,但是我有一個條件,把郁兒和玥郁,還給我。

你不是什麼都知道嗎?這點小事你都辦不到嗎?呵呵,

你也只能用幻象來騙人,讓人相信你的無所不在,過去,是只屬於我們的,

你不可能改變什麼,不,應該說,任何人都不能改變過去,但是,

任何人都能改變未來,因為為未來生活的,是我們啊,不是未來你啊。

什麼上天寫好的劇本,都是屁話,如果上天能,為什麼我們不能,

人定勝天,你沒聽過嗎?想要我的命,你有辦法嗎?」


滾滾的海浪,不斷將玥郁拉走,我盡了生命中所有的力量,向玥郁靠近。

「我不能讓你再為所欲為了,玥郁雖然不是郁兒生的,

但是當初郁兒留在我心裡的,那無可取代的影子,在玥郁的身上也找的到,

所以,我不會放棄的,我絕對不會放棄的,我不想失去玥郁,

我不想失去郁兒,我不會再讓你帶走玥郁,這次,我要用我的力量,

阻止這一切,阻止這一切的一切。」

我感覺到,虛弱、黑暗、孤獨,與死神的黑袍,靠近我。

「阿學,還睡,快起來了。」

是誰?這聲音我聽過,這聲音我記得,是郁兒的聲音。

我用力張開了眼。郁兒站在我的床邊,外面的陽光,從窗簾的隙間射了進來。

「快點起來,我可不想在我十七歲生日當天還遲到。」

「咦……妳是郁兒嗎?」

「你睡少了智商啊,快點啦,我在門口等你。」郁兒將我的制服丟到我床上。

「抱歉,郁兒,我馬上就好了,妳等一下喔。」

這是一場夢吧,一場好長的夢,討厭的夢,可能是郁兒最近怪怪的關係吧,

害我一直擔心著,所以才會做這種惡夢,奇怪,好像哪裡怪怪的。

「久等了,我們走吧。」

「真是的,睡到這麼晚,下次再這樣,我就不等你了。」

「郁兒,我跟妳說哦,我做了一個好可怕的夢,

我夢到……妳死掉了耶,然後……然後怎樣了,我不記得了。」

「呵呵,聽到你為我擔心是很高興,但是聽到我死掉了,心中總不是滋味的說。」

「抱歉抱歉,反正那只是夢,過去就沒了。」

「奇怪,妳的頭髮怎麼變成黑色的?」

「你真的是睡昏頭了啊,我頭髮本來就是黑色的啊。公車來了,

你不要在上公車的時候睡著哦。」

「怎麼可能?」怎麼可能,一場又長又真實的夢。

公車到了校門口後,我和郁兒便下了車,穿越操場向教室走去,

跑道上已有人在練跑,一個女孩從我倆的面前經過,我好像認識,是誰?

「阿學先生,你在看誰啊?」郁兒瞪著我。

「剛剛跑過去的人我好像認識耶。」

「你說馮慧婷嗎?算了吧,你怎麼可能認識她,快走吧。」

我不可能認識她嗎?我好像認識她,馮慧婷……,好像聽過。

進教室後,郁兒開始和其他人聊天,我則靜靜坐著,想著。

到了中午的吃飯時間,我拿著便當和郁兒到屋頂吃。

「阿學,你今天都沒什麼精神耶,生病了嗎?」

「不是,我只是覺得頭昏昏的,好像在作夢一樣。」

郁兒敲了敲我的頭。

「啊,好痛哦,妳怎麼這麼用力,好像流血了。」

「沒有流血啦,你看,你覺得會痛表示不是在作夢吧。」

「嗯……,不管了,我肚子好餓,吃飯吧。」

下午很快就放學,一天又過去了。回家的公車走濱海公路,

沿途經過了一片我好像很熟悉的海灘,好像很熟悉的……,

腦中閃過片段記憶。原來……。

「郁兒,能再見到妳真好。」

郁兒看著窗外的夕陽,不理會我。

「我好高興,真的,如果,我們能有像今天的過去,

我會真的好高興,但是,沒辦法對吧,因為過去是無法改變的。

能再一次看見妳,我感覺好幸福,真的,不過,我有我該去的地方,

我不能留在這裡陪妳,對不起,不過,我們可能很快就能見面了,

因為我都已經四十二歲了。」

郁兒回頭,頭髮立即由黑轉白,帶著眼淚的微笑。

「阿學,我也是,能再見到你我真的很高興,高興到不想讓你走,

真希望我們能像今天這樣一直過下去,但是,時候到了,

我們該分開了,再見,我這一生唯一愛的人。希望我們下次見面,

能互相微笑,不帶有一絲的遺憾。」

眼前的景象扭曲,感覺身體老化,不一會,回到了海中,現實面。

睜開眼,發現玥郁就在身邊,但是已經昏迷了,趕緊拉她上岸急救,

經過一連串的手忙腳亂後,玥郁終於張開了眼。

「爸爸……我死了嗎?」

「不,妳沒有死,因為爸爸為妳創造新的未來了。」


「真的啊,謝謝爸爸,我現在真的看不見未來了耶,

因為我沒看過爸爸你現在頭受傷的樣子,要不要緊啊?」

「這是剛才撞到石頭的,只是擦傷而已,

來,我們回家吧,媽媽很擔心妳呢。」

「嗯,我們回家吧,爸爸,抱我回去。」玥郁笑著。

夕陽拓出了,雲在天上微笑的痕跡。斷了線的風箏,

淺藍色中間還有鳥形圖案的風箏,出現,在雲微揚的嘴角旁。

征服,未知的未來,以記憶深處的過去。

十的十八次方...原來可以代表著這麼深得意義...

mylibra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