館長的話:
偶然看到的,還記得國中時出手制止過一次
差點自己就完了,也還記得,有一次事主就是我
明明我什麼事都沒做錯,就是會遇到,雖然最後沒有真的怎麼樣
還是難以忘懷那時候的事

文 /九把刀

國二某一天,剛剛補習完回家的我,接到一通非常陌生的電話。

對方的聲音很低沉。

「柯景騰,你猜猜我是誰?」

「……你是誰?」

「你猜猜我是誰?」

「啊?你到底是誰?」

「你就猜猜看。」

「……我們在哪裡認識的?」

對方堅持要我猜,幹我一直沒頭緒,那聲音實在非常陌生,我完全沒印象。重
點是對方是男生,我真的很不想跟男生玩猜猜我是誰這種一點也不色的遊戲,
我的耐性流失得很快。

這種鳥蛋對話僵持了很久,我快度爛到要掛電話的時候,他才提示:「我就是
在國小,被你們欺負得最慘的那個人。」

我嚇到了。

即使得到了「清楚的提示」,這低沉的聲音還是跟「那個人」完全搭不上啊。

「你是……高XX?」我狐疑。

「對。想起來了嗎?」他似乎有一點高興。

「你的聲音也變得太多了吧?」我有點,不安。

高XX是我國小五、六年級的同學,成績很爛,兩年來都跟另一個成績很爛
的男生坐在講台旁邊的特別座,他的聲音很娘,身形舉止也有點娘娘的,但
從國小畢業不過兩年,現在,高XX在電話裡的聲音完全就是摔角選手的感
覺。

話說過去高XX經常打班上男生的小報告(打架、偷竊、作弊、上課講話、
下課說台語),於是班上的男生也就很討厭他,用整天嘲笑他笨蛋、不跟他玩
任何遊戲、絕對排擠他的方式去報復高XX。

可以想見惡性循環下,高XX就越熱衷跟老師打我們的小報告,而班上的男生
也就越孤立高XX。

我百分之百確定,高XX沒有一個朋友。


------不過,高XX打電話給我做什麼啊?


「我想問你,你們當初為什麼要欺負我?」高XX終於切入重點。

「……有嗎?」我心虛地說。

「你敢說,你們沒有欺負我?」高XX提高了聲音。

「我們沒有打你吧。如果真的要欺負你,就直接打你了。」我直覺地閃躲。

「沒有嗎?沒有嗎!」

「至少沒圍毆過你吧?」


其實我記得,高XX跟我的好朋友打過架,原因忘了。

只記得我的好朋友落了下風,而平常看起來很娘的高XX打得很「淒厲」,彷
彿沒有什麼好失去的,打完後明明是他贏了,他卻趴在位置上哭了。

但我非常確定,我們班上的打架,在我堅持「凡打架必單挑,不然就跟我打」
的原則下,沒出現過任何一次圍毆。

儘管一身冷汗,才國二的我還是想抓住這一點,撇清「欺負」這兩個字。

「你們沒有一起打我,就等於沒有欺負我嗎?」高XX的聲音不容妥協。

「不算吧。畢竟是一對一。」我全身發熱。

「……」

「對了,你現在哪一間國中啊?」

「XX國中。」

「有在補習嗎?在哪個老師那邊補啊?」


話題被我強制拋到「正常」的區域。

補習或不補習,哪一科最好,我念的是美術班,數學你都怎麼念啊,壓力大嗎
,老師好嗎,未來想念哪間高中……

我很努力地忽視我不斷從我身上湧出的汗水,在電話裡製造一些跟往事無關的
東西。對話很普通,是每個國中生都可以輕易複製轉換的閒聊,高XX也不得
不回應我的聊天,但過了十幾分鐘,我已經硬湊不出話題了。

而高XX又開始問,為什麼當初我們要欺負他,讓他每次回憶起來就很生氣。

坦白說,我也動氣了。
「高XX,你認真想一想,如果你不是那麼喜歡打小報告,大家會那麼討厭你嗎?」

「我打小報告,是因為你們討厭我。就算我打小報告,也是你們活該。」

「好,那我問你,我有欺負過你嗎?」

「……」

「我打過你嗎?」

「沒有。」

「我有罵過你嗎?」

「沒有的樣子。」

「我沒有打過你,也沒有叫別人打你,陳明義跟你打的時候我也沒有幫他,他
最後打輸了我也沒有怎樣。」我氣急敗壞地反抗:「還有,我也沒罵過你,我
也沒嘲笑過你,我只是跟大家一起不喜歡你,但是我什麼也沒做!」

高XX在電話那一頭,沉默了片刻。

我則持續全身火燙。

從小我就是一個很直接的人,喜歡跟不喜歡在第一時間就會表現出情緒。在國
小五、六年級時我迷上了打架,遇到狀況就說:「那我們單挑吧。」就這麼靠
著不斷打架,跟班上同樣血氣方剛的男生成了非常要好的朋友,一起幹了很多
壞事(以後再說)。

但,我可以發誓,我絕對不來陰的------我打人一向對著臉打。

當時班上的男生在搞集體孤立高XX的時候,我雖然也不喜歡他,但我會看他
可憐就走過去跟他說幾句話、借他錢買飲料、至少在他跟我講話的時候我也會
客客氣氣地回話。我相信,我肯定是全班對高XX最友善的人。

為什麼?沒有別的理由,只因為我覺得被全世界排擠的感覺一定很難受,而
我看著我的好朋友們這樣整天孤立他、嘲笑他、罵他,其實我也有很強的內
疚感……我常常納悶,需要做到這樣子嗎?

久久,高XX終於開口。

「你什麼也沒做。對,但為什麼你什麼也沒做?」

「我……我又沒有欺負你。」我口乾舌燥。

「你眼睜睜看著他們欺負我,你什麼也沒做。」高XX冷冷地說。

沒有咆哮,甚至沒有提高一點點的音量。

但卻排山倒海地摧毀了我匆匆忙忙架築起來的心理防線。

我沒有說對不起。

接下來的十幾分鐘,我都在為過去的我辯護。

我說,你應該打電話給某某某抱怨吧,因為他常常罵你啊。

為什麼要打電話給我?

我說,你應該打電話去罵某某某吧,因為他常常恐嚇說要帶人打你啊。

為什麼要打電話給我?

我說,你應該打電話跟某某某對質吧,因為他常常嘲笑你啊。

為什麼要打電話給我?

最後怎麼結束的我已經沒有記憶。

依稀是我找了個家人要用電話、還是我要去洗澡了之類的理由,掛上了話筒。

小孩子的嬉戲與玩笑,有時候真的非常殘忍。

高XX的案例,跟現在的校園霸凌事件新聞相比,情節算是很輕微,但當事人
高XX所受到的創傷絕對很深很深。

有時候傷害一個人,用拳頭,直截了當,但傷口的回覆力很快。但用嘲笑,用
言語,用冷漠,去孤立一個人的時候,那傷口肉眼不見卻終生難忘。

難忘到,國小畢業都兩年了,高XX在百思不解的屈辱與憤怒下,打了電話給
當年唯一跟他可以稍微溝通的我,宣洩了他遲來的反抗。

也許在他的眼中,我才是最可惡的人。

我明明就覺得不該孤立他,明明也會看了心中不好受,卻因為孤立他的人是我
的生死之交,於是我選擇了什麼都不做。

回想起來,我的木然真的很可怕。

如果我也是處心積慮孤立他的其中一份子,也許可以解釋成「當時的我還不夠
成熟、還是個心眼壞、不懂得體貼他人的小孩。」這樣還比較簡單,我可以聲
稱我已經悔過反省就結束了。


但問題是,我不是。


當時的我毫無疑問已認為高XX被大家這樣對待,是不對的。

但我沒有挺身而出,我沒有告訴我那些好朋友,說:「喂,不要這樣。」

我不是怕我自己做了這個動作,就反而被排擠。我們的友情沒那麼薄弱。

我不是怕我自己做了這個動作,就被嘲笑「假惺惺」。我確定只要我挺身指正了
,面紅耳赤、耳根發燙的人一定不是我。


我在怕什麼呢?


我什麼也沒有怕,我只是可怕的無動於衷。

我可怕且自私地認為,只要我沒有加入欺負他的行列,我就不需要良心不安,
我就可以跟「欺負」這兩個字劃清界線。我就跟所有的骯髒事無關。


幹,其實我也是個爛人!


掛上電話的我很迷惘,於是一個一個打電話給以前的死黨,確定了一件事。

------他們沒有一個人,接到高XX的電話。

真的只有我。


高XX沒有打電話給他們,卻打給我。

為什麼?

答案我從來不知道。

後來我一直在想,他打了電話給我,是不是想自殺?

是不是自殺前的最後反擊?

答案我也不知道,也沒在報紙上聽聞過這樣的事件。

我沒有勇氣去確認。

後來,我在寫小說「狼嚎」後序的時候,寫下了這麼一段:

我認為,真正的英雄,從來不是從眾的。
英雄具有強烈的<對抗>氣質,是顛覆的,是具有驚人破壞性的,在大家都
贊成的時候能勇敢抗議,在所有人搖頭的時候他義正嚴詞捍衛想法的那種人
,必要的時候,英雄還要能撕裂自己與眾人間的情感,捍衛<自己信守的價值
>。
(中間略)
這並不是說,反抗眾人的必能稱英雄,也不是說,英雄心中的對才是對,眾
人長年死守的東西就是迂腐。我們每個人分辨對與不對的標準,一定不會完
全跟眾人一樣 ,能相信自己到願意挺身而出、實踐理念的那人,才具有英雄
特質的起點。所以英雄其實是很危險的,他挑戰著集體的價值,悍衛著的,是
自己。


寫著寫著,我想起了那段醜陋的往事。再度滿身焦躁的大汗。

------真正的英雄,從來就不是從眾的。

我不是英雄,遠遠的不是。

曾經我對不正義的錯誤對待置身事外,我沒有指正我的好朋友,我沒有捍衛我
的價值。我沒有保護一個我不喜歡、但實際上卻很可憐的人。

看到最近社會上那麼多校園霸凌的新聞,我想還沒曝光的一定更多更多。

有輪流性侵犯女同學並用手機拍下來放上網的混蛋。

有五打一還敢將過程拍下來放上網的混蛋。

有十幾個人一起毆打一個女生打到人家住院的混蛋。

有把公然笑嘻嘻燒狗當烤肉還拍下來放上網的混蛋。

有拿著BB槍射擊街友愚弄人家做伏地挺身並拍下來放網的混蛋。

我的網誌,不是寫給那些欺負同學、或狗、或街友的人渣敗類看的。

你們很邪惡。

這篇網誌,是寫給以前的我自己,以及現在正維持可怕木然的人。

這次我想說的,很簡單。

但做起來就一點也不簡單。

每件事都有他的代價,挺身而出,也有它的代價。

但起碼你不會失去重要的東西。

如果你正是被欺負被排擠被孤立的人,我無法保證有一天你會得到該屬於你的
正義,因為我也等不到我的。光是你維持一動不動的樣子,就會繼續受到壓迫
,且一定越來越過份。一旦你開始採取掙扎的姿態,下場也可能更慘。

但不反抗,不行。

沒試過反抗,不行。

被人渣欺負不是你的錯,但你得嘗試各種管道,嘗試向老師認真申訴,嘗試跟
爸媽說,嘗試跟學校說,嘗試別用無可奈何的笑臉回應那些欺負你的人,嘗試
到派出所報案,嘗試將你的立場翻轉過來。

你得嘗試對得起未來的自己。

加油,也對不起。

mylibra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