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嚴長壽

文前提要:
亞都麗緻飯店總裁嚴長壽應《30雜誌》之邀,現身 「青
年領袖菁英論壇」發表精采演講;他提醒青年人,不要
跟著環境隨波逐流,無論身在任何工作崗位,試著站更
高,看更廣,你也有力量駕馭時代的遠景。

這一年來工作日益繁重,我跟青年人接觸的機會並沒有
減少。因為我很著急,看到整個台灣社會現象對你們傳
達了很錯誤的訊息,似乎告訴大家要等待,等待換一個
政府、換一個新時代;然而,這絕對是錯誤的。

我們太容易被環境和媒體駕馭,認為國家未來必須依賴
一個英明的領導人,事實上,台灣已經不能容許這種想
法,也沒人擁有那種條件和本事。每一個人都應該負起
責任,尤其是青年人,必須用更高更廣的視野,來看自
己與台灣的未來。

◎放大眼界,跟世界交朋友

我在1971年進入職場,當年台灣退出聯合國,人民的信
心差到極點。一開始我進入美國運通,發現那是為國際
人士服務的公司,立刻告訴自己,如果能講一口好英文
,並因為我的服務,讓外國人更了解台灣、甚至喜歡台
灣時,將是多麼了不起的工作!當台灣政治走不出國際
,觀光就是跟世界做朋友的大好機會。像我這樣一個大
學都沒畢業的人,能用這種心態看國家未來,為什麼三
十幾年過去了,政治人物還是走不出統獨與藍綠的狹窄
思維?

我擔任美國運通業務代表期間,有次公司負責「漢諾威
國際工作母機展」活動總代理,邀請台灣機械界前往德
國參訪。那個年代,台灣機械技術大多模仿日本,他們
不認為有必要遠赴歐洲,因此拒絕邀請。我告訴他們:
「你們只知道跟著日本做,只會一直跟在他們後頭,既
然有機會到世界機械發展最進步的地方學習,為什麼要
放棄?」他們被我說服了,組成台灣機械界首度前往德
國的訪問團。

到了德國會場,眼看機械自動化發展如此先進,所有人
都深受震撼。會場展示了一種自動斬鋼機器,能迅速將
材料按刻度切為各種尺寸;那時台灣還停留在鋸子和車
床等人工技術,一位業者看準商機,立刻訂購了這台機
器;果然,因為擁有超前的設備,他的事業突飛猛進,
連續幾年遠遠領先同業。最重要的是,台灣機械業從此
不再缺席了,眼界拉到了原本看不到的地方。只是一位
小小業務代表的我,因為不甘心台灣機械業的安於現況
,鍥而不捨的成果又豈止是為公司爭取到一筆生意的成
就感?

再來,從人文角度看這趟旅遊經驗。當時我們搭乘遊覽
車行駛在高速公路,時速飆到了140公里,我以為駕駛違
規超速,實際上,德國高速公路根本沒有速限,當駕駛
人嚴守車速分道的行駛法規,就能讓速度無所限制。

原來所有的自由開放,源自於有紀律的嚴格規範,而我
們平時習慣的社會框架,到了世界的另一端,也完全不
存在。也就是說,從交通規範就可以體會到一個社會最
小的學習模式,也有很多人沒看到這一點,感覺沒有任
何差異,原因是不懂得思考,也沒有細膩的觀察能力。


◎開闊胸襟,向異領域取經

我們太習慣原有的生活方式,走進國際社會,還有很多
必須學習的教養;例如用餐時刻,我們的吵鬧,相較於
西方輕聲細語的用餐環境,竟是顯得如此尷尬;難得來
到歐洲,團員們參觀每個世界頂級的美術館,最重要的
事情居然只是找廁所。我覺得很可惜,開始運用行前準
備的資料,為他們講故事,要團員感受得到雙腳踏上的
異鄉土地,是擁有如此深厚的歷史文化和藝術背景;這
番努力果然讓他們感到不虛此行,還有人喊我「嚴老師
」,因為他們學到了普通觀光客沒學到的東西。

這趟旅行開拓了我對世界的觀念、對旅遊應有的態度,
我想告訴大家,如果一直把生活模式局限在狹隘的空間
,才是台灣無法進步的問題所在。培養自己細膩觀察、
深入探討、跳開格局的能力,才能從每一件事、每一趟
旅程得到收穫。

後來我被選為亞太旅行協會(PATA)的理事,為了保持
與他國的友誼,我參與了幾個協會社團,會員涵蓋亞太
與紐澳等地區,彼此協助觀光產業的包裝行銷;像是透
過國際專家力量,進行東馬來西亞開發計畫的諮詢顧問
工作,以及二十年前協助峇里島以國際的視野來發展當
地的觀光特色。這段期間,有幸跟著全球旅遊、行銷、
開發的專業人士學習,令我眼界大開,這也是為什麼二
十年前政府決定產業東移時,我用國際角度來看東海岸
的發展,有了完全不同的思考。

◎跳出框架,拒絕以管窺天

大家應該可以想像,如果迪士尼樂園蓋在印尼峇里島,
會是什麼樣的災難,但是他們請來國際專家協助,找到
專屬的優勢──陽光、大海、沙灘,成功吸引大批觀光
客,到那邊渡假,什麼事都不必做就能盡興。過不多久
我應當時政府邀請,協助了解當時台東一個類似「台灣
的迪士尼」計畫案,當時的業者與政府認為這是讓台東
躍身國際都市的大好機會,但是台東縣只有十幾萬人口
,旅館業不發達,旅客從西岸東移的交通代價龐大;我
獨排眾議,建議地方首長與開發小組收手,過了二十年
,計畫果真沒有成功。

事實上,花東地區早已擁有得天獨厚的優勢,美麗的自
然景觀、深厚的原民文化,我們卻沒有深化成更棒的觀
光事業。讓花東縱谷發展為飛行翼與滑翔傘活動的重要
基地、台東池上的好米化身為美酒、瑞穗的溫泉假期…
…都需要我們運用專業規畫能力,將花東包裝為具有在
地魅力的旅遊熱點,行銷國際。

現在,花東面對的是交通難題,如果能縮短台北到花東
的火車往返時間,讓當地居民與外地旅客享受便捷的鐵
路交通,誰還願意蓋一條高速公路來破壞十七個敏感地
區、糟蹋後山生態與觀光價值?與其讓國內旅遊人口快
速東移,不如思考,如何讓國際觀光客樂於來到台灣,
並且願意在花東地區享受一段長假。如今我只看到一塊
塊的風景區淪陷了,如果繼續無限制發展下去,我們將
為後代種下大患。

台灣不斷碰到狹隘粗淺的觀光規畫,糟蹋許多土地和資
源之後,並沒有產生更好的效益。百年之後,我們應該
留給子孫文化底蘊深厚、可以永續經營的樂土,還是一
個破壞殆盡、毫無生產效能的荒地?尤其每次看到政治
人物,承諾四年之內要給選民一個結果的時候,我希望
大家了解,那對台灣並沒有幫助,更重要的是能不能用
更寬廣的視野來看台灣問題?

就拿台北市的發展來說,在我看來,接下來的十年,或
許松山機場能權宜性地做為上海接駁點;不過,讓我們
來思考一個城市的發展,該怎麼想像二十、五十甚至百
年之後的台北?

◎拓寬格局,用百年描願景

我認為台北市之所以如此醜陋,是因為中心地區三分之
一的建設受到航空高度的限制;如果有十二分鐘往返台
北與桃園的磁浮快車,就能解放台北市的天空,屆時將
能透過土地整合,規畫更有效率的空間。例如建築物高
度往上延伸,投資效益就會產生;留下更多公共綠地景
觀,讓都市更美化;松山機場一半用地做為公共設施,
紓解惡化的東區交通,也許五十年後,我們能看到煥然
一新的台北遠景,讓台灣躍身具有世界競爭力的成熟都
市。

甚至,當台灣未來準備與大陸開放的時候,我們不應該
只著眼與大陸溝通,更應該挑戰成為亞太航空的轉運中
樞!台灣有眾多國際航線匯聚,涵蓋紐約、洛杉磯、芝
加哥、西雅圖、溫哥華等各大歐美城市,只是尚未將這
個優點發揚光大。像是前陣子華航開啟印度到台灣的航
線,印度乘客就是把台灣當作轉機點,藉此轉往北美各
大城市;可見,讓台灣成為世界飛行網絡的亞洲據點並
非遙不可及,將桃園縣打造為國際級交通樞紐,更是我
們必須努力的方向。

舉個例子,三十年前,英國附近有三個機場,旅客從機
場下機,必須再耗費30分鐘車程到另一個機場。那時,
荷蘭是只有幾百萬人口的小國家,他們卻興建了一個超
大規模的國際級機場,吸引前往歐洲的美國旅客,能將
荷蘭當作優先轉機點。在推廣期間,還特別推出一個優
惠──只要從外國以荷蘭為第一個停留點的過境旅客,
就可以享受免費的首夜住宿;他們用這種極端的方式吸
納廣大旅客,果然成為了歐洲最重要的通路城市之一(
gateway city)。幾十年前,荷蘭就懂得恢弘看待國家
發展,現在,新加坡也用同樣角度操作,本來就擁有優
勢的台灣是不是也應該放大格局,規畫台灣機場和國家
未來?

就像我經常告訴後輩,青年人除了必須具備寬廣的國際
視野,更必須對自己未來的職場生涯有一個明確的目標
與方向,要深切地了解工作的意義。如果你要選擇當公
務員,也千萬不要當一個無奈的公務人員,如果工作的
目的只是為了終身的保障,而毫無奉獻的動力和使命感
,那就像在游泳池裡划船,不敢面對大海的風浪。各位
青年朋友,如果你願意多在乎彼此的未來,那麼即使身
在無奈的工作崗位,也能有一番作為。我們面對的,絕
對是充滿困難與挑戰的未來,當你大膽跳出習以為常的
的框架,試著提高思考的高度與寬度,就能清楚看到嶄
新方向,擁有駕馭時代遠景的力量。

mylibra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